联手偷相机和零件母子同判短期拘留 裁决有争议 控辩双方都要上诉 – 十大平台网

联手偷相机和零件母子同判短期拘留 裁决有争议 控辩双方都要上诉 | 十大平台网

她认为,没有迹象显示男子是因为贪念而偷窃,他偷来的东西甚至连用都没用就还给了店家。

从小到大因为病情而遭到排挤和欺负,只有获得母亲和过世的阿公的疼爱,男子长大后为了让“人生更公平”,19岁开始偷窃。三年前,22岁时他和母亲合伙从相机店偷近1万4000元的物品时被逮,以偷窃的罪名被控上法庭。

她引用律政部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2010年在国会上所说的话:“不是每个罪犯都该入狱。”

法官指出,男子案发时患上严重忧郁症和强迫症,双方虽然没有要求让他接受强制性治疗,但他明显需要医疗协助。

法官认为,日间报到令除了能够让他不再犯罪,而且能够帮助他治疗。她不希望让男子这些年的努力白费,并希望能够鼓励他继续成为更好的人。

控方认为男子犯案时已经是成年人,早就超过改造的年龄,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为此恳请法官判他入狱四周,以达阻吓作用。

律师说,男子明显已经改过自新,不该再判他入狱,以免他误以为无论他多么努力,依然还是会被社会排挤。

男子隔年9月19日回到该家商店,被其中一名店员认出,立刻报警将他逮捕。调查发现,两人偷走了近1万4000元的商品,包括两台相机和三个相机镜片。

今年26岁的男子黄奕伦(译音)面对四项偷窃罪名,他承认其中两项罪名,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。

法官指出,虽然她理解控方的立场,指男子不但预谋犯案,偷窃物品的数额也不小,但她必须考虑男子的个人经历以及他是在什么情况下犯罪。

控方不服裁决,坚持要男子入狱服刑,提出上诉。男子不服短期拘留令,同样提出上诉。

根据法令,接受短期拘留令、或日间报道令、或社区服务令的罪犯,将不会留下任何案底。(人名译音)

法官引用尚穆根2010年在国会上所说的话:“社区服刑给法庭更多的选择,不是每个罪犯都该入狱……尤其是年轻罪犯以及有轻微精神问题的罪犯。在这些案例中,我们应该动用社区的资源,罪犯将能够继续就业,家人也能够从中受惠。”

男子两次都会趁店员不注意时,拿走柜台上的商品,放入母亲拿着的塑料袋后离开。

国家法院法官梅希纳斯在判词中指出,她认为男子已经踏上改造之路,不该让他这些年的努力白费,结果判他接受10天短期拘留令,一年日间报道令,以及200小时社区服务。

根据WE CARE社会服务所提交的报告,男子因年纪轻轻就经历了各种心理创伤和病情,情绪与心理上无法平衡,19岁开始偷东西寻求解脱。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代表律师求情时说,男子遭逮捕后,在保释期间以CGPA4.0的满分优异成绩,从新加坡管理学院考获金融专业文凭。

男子的母亲同样因偷窃罪名被控上法庭,她日前被判五天短期拘留令、一年日间报到令,以及200小时的社区服务。

两人的行为并没有当场被发现,店员后来调阅了闭路电视画面,记下了两人的样貌。

他说,男子一生经历悲惨,曾认为自己是“遭上天遗弃之人”。他从小因严重湿疹被同学欺负排挤,中一时开始自残,17岁患上睾丸萎缩,19岁疼他的阿公患癌死,犯案前一年还遇车祸患创伤后遗症。

法官:没迹象显示男子是因贪念偷窃

两母子是在2015年10月20日和12月16日,两度到乌节路313@Somerset购物中心的索尼(Sony)商店偷窃。

根据记录,双方目前都没有针对母亲的刑罚上诉。    

代表律师求情时说,男子自从遭逮捕后,下定决心改过,将所有的精力放在学业。

控方认为男子犯案时已经是成年人,早就超过改造的年龄,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为此恳请法官判他入狱四周,以达阻吓作用。代表律师求情时说,男子明显已经改过自新,不该再判他入狱,以免他误以为无论他多么努力,依然还是会被社会排挤。